陳月卿:全食物滋養的人生

一開始關心怎麼吃?接著好奇農作怎麼種、豬怎麼養?進而關注土壤及環境……,一步一步去鬆開生命的結,到最後發現人應該理解自己在自然中的順位。

文=陳健瑜‧攝影=黃念謹

當生命遇見難題,人就動身尋求解答。在大航海時代讓水手恐慌的「壞血症」,直到一九二○年代發現維生素,才瞭解是一種維生素C缺乏症;而在癌症、心血管疾 病、糖尿病成為致命殺手的當代,科學家們亦前仆後繼地叩問健康之道。十八年前,因為先生意外被診斷出罹患肝癌,陳月卿也踏上解謎之路,雖然不是醫生也並非 營養學家,但秉持著新聞人探索真相的熱情,這一起步,也觸動了環環相扣的健康鏈結。
「我很幸運,第一把鑰匙就是對的,一開始關心怎麼吃?接著好奇農作怎麼種、豬怎麼養?進而關注土壤及環境……,一步一步去鬆開生命的結,到最後發現人該理 解自己在自然中的順位。」陳月卿捧著一疊探討癌症與維生素B17的研究報告,興奮地分享最新的醫學資訊,努力將艱澀的專有名詞與複雜的人體運作系統,轉譯 為可在日常實踐的生活步驟;像是要推廣吃「全食物」的觀念,便要抽絲剝繭地釐清果皮、果肉與籽富含的不同營養,再化繁為簡,將枯燥但救命的知識,打成一杯 滑順可口的精力湯,滋補家人的身。「一顆蘋果就包括了三八五種植化物,削皮去籽的話,將會削去多少上天的仁慈呢?」
關乎「食物與健康」的實驗、圖表、數據,她信手拈來,持續這則從一個「家」開始,擴及親友、社會的追蹤報導。

《養生or口欲?》
每次煮全穀飯,另一半就會默默地去蒸兩個白饅頭,作為無聲的抗議。

陳月卿歸納出六大飲食守則:一、吃食物,不要吃食品;二、少油少鹽少糖、不炸不烤不煎;三、多吃素食;四、吃部分生食,補充酵素;五、吃全食物;六、一定要吃早餐。
她借用營養學權威柯林.坎貝爾的老鼠實驗,解釋癌症與肉食的關聯性,「兩組身上帶有黃麴毒素的老鼠,每天分別餵食5%及20%的酪蛋白(動物性蛋白質), 結果前者沒事,後者皆引發肝癌。」這個出身酪農家庭的學者,經歷二十六年漫長的實驗研究之後,變成「草食者」,給了陳月卿很大的啟示。
「我以前很愛吃炸物,東西炸過真的很香,讓人難以抗拒,可是東西經過炸烤或加工醃製,每項都加重肝臟的負擔,我就從戒掉炸物開始。」先生罹癌之後,她毅然 改變飲食習慣,大幅提高蔬果的比例,盡量吃素,並全心投入生機飲食的領域;從此,每天早餐就是一杯精力湯,白飯也改成五穀飯。
說戒就戒。陳月卿回憶,當年丈夫的人生剛經歷重大的關口,嗜肉的口腹之欲,不捨也要捨,但唯獨有一樣難改,那就是味覺對於白飯的眷戀。她發現每次煮全穀 飯,另一半就會默默地去蒸兩個白饅頭,作為無聲的抗議。他實在吃不慣。「我家的飯色豐富,包括了糙米、小米、蕎麥、燕麥、黑糯米、埃及豆、薏仁等各式穀 類,吃久了,箇中滋味遠勝白米飯,現在讓我吃白飯的話,反而食之無味。」

《營養與幸福》
想盡辦法把五穀雜糧變身山珍海味。

口感需要時間適應,但用心準備的餐點,如果讓人吃不下去,再苦口婆心也沒用。後來,陳月卿又期盼家人吃「全食物」,蘋果、地瓜等蔬果最好連皮吃下,以攝取 其中的膳食纖維和植物營養素。說到這,她頓了兩秒,笑說:「可是連皮吃,真的不好吃,覺得自己像豬。」於是,她想到了精力湯的調製方法,只要和在一起打成 汁或粥,就能讓家人將避之唯恐不及的食物吃下肚。
「我將番薯連皮蒸熟切塊,加上五穀飯和熱水,不到三分鐘,就打出了一鍋番薯五穀粥,嘿嘿,這下不用勉強,全家都吃得很高興。」孩子們不吃的青椒,可以隱在 鳳梨的香氣裡;堅硬的蘋果籽,也入了「湯」。她永遠記得在某個寒流過境的早晨,一聽到「吃早餐」,家人原本以為又是一杯冷冷的蔬果汁,結果一上餐桌,發現 是一壺熱騰騰的現磨豆漿,眼神瞬間明亮起來,紛紛脫口說出:「好幸福喔!」那一刻,真是滿滿的成就感。
不過,要說服家人遵循這套生機飲食,自己得先當榜樣,除了熟悉食材的屬性,也得費心溝通。「我先生開刀十年後回診,醫生恭喜他痊癒了,當天他興高采烈地嚷 著:『終於又可以想吃什麼就吃什麼了。』」陳月卿沒多說,心想既然「近廟輕神」,那就讓證據說話,她再度把柯林.坎貝爾的理論研讀了一遍,畫線、找重點、 提數據,持續說之以理,終於讓他打消「俗」念。
「現在他不用我說,完全心悅誠服。有天他吃了一口白菜,突然說:『嗯,這白菜沒加什麼調味料,怎麼滋味如此甜?』唉呀,我高興到眼淚差點掉下來,他終於領悟到菜根香。」讓她更感欣慰的是,味覺敏銳、口味變淡,也象徵著健康。

《飲食的教育》
父母有責任給孩子一個乾淨的味蕾。

青菜、五穀的滋味在繞了這麼一大圈才咀嚼得出,也讓陳月卿更重視孩子的飲食教育;如果父母不去重視,讓小孩從小在炸雞、珍奶、零食等重口味食物的餵養下長 大,吃慣重鹹,也就難以品味清香。「給孩子乾淨的味蕾很重要。」她的一對兒女從小跟著爸媽吃五穀飯、喝精力湯,早習慣了媽媽的飲食法則。她記得在兒子兩歲 的時候,帶他去餐廳吃飯,或許是第一次吃到白飯,竟然不用配菜,一口氣吃了兩碗,在場的朋友連聲驚呼:「你兒子怎麼訓練的?可以把飯吃光!」「他平常都沒 吃飽嗎?」陳月卿則笑說:「你看,吃白米飯就會有過量的問題吧!」
另外,女兒小學時,有一回邀請同學和同學的爸媽到家裡用餐,平時若有客人到訪,陳月卿都會記得另外準備一鍋白飯,但當天忙忘了,只見吃飯的時候,有個小女孩不斷地跑到她媽媽身旁咬耳朵,看起來不開心。那位媽媽悄聲說:「沒關係啦,我等一下買巧克力給妳。」
「我很好奇,什麼事要用巧克力換呢?」陳月卿一問,才知道那孩子不愛吃五穀飯,在鬧脾氣。後來同學離開後,她趕快將女兒拉到一旁問:「妳會不會覺得自己很 可憐,每天都要吃這種東西?」女兒看了媽媽一眼,率性地說:「早就習慣啦!」「要不要換?」「不用啦!」得到女兒的背書,讓她更加相信自己的堅持。
「老天爺很周到,每一樣從大地長出來的果葉,都帶有不同的營養與風味,父母師長有責任讓每個小孩理解其中的奧妙。」她建議可從每天加30%的糙米開始,慢 慢讓小孩習慣吃未精磨的全穀;同時別把速食當成獎勵。「我曾建議學校營養午餐至少一周提供一次五穀飯或素食,但是校方反映,學生多半會直接倒掉。」她意識 到知識傳播的重要,不只自己家人要吃得「好」,孩子的同學、周遭的親友,以及同樣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也有權利知道飲食與健康的關係。

《結「果」的環境》
小標:心甘情願地付給農民多一些錢,只為感謝他們培育出充滿生機的食物。

「當你多吃天然的食物,自然會去關心它從哪裡來、有沒有農藥、是否打了過多抗生素?」每當建議蘋果要連皮一起吃,就會有人以表皮有農藥殘留加以反駁,但削了皮就真的能去除化學藥劑的汙染嗎?
追本溯源,是否食物本身就不該噴灑農藥呢?為了理解有機栽種的辛苦,陳月卿也在今年春天開始在自家闢了菜圃種菜。因為不灑農藥,總是有抓不完的蟲,數個月 努力下來,總共只收成一次。「小白菜整排被蟲吃光了,只剩下一顆特別壯碩,沒有蟲咬痕跡,那我就懂了,菜跟人一樣,本身很健康的話,就不生蟲。」此外,來 個颱風或是連日陰雨,本來可採收的地瓜葉、九層塔和秋天滿懷希望種植的茼蒿,全部功虧一簣;只拿就那顆白菜與幾撮地瓜葉的微薄收穫,加減煮一碗湯麵。
「自己下過田,就知道絕對不能剝削農民,否則就是逼他們在最小的面積種出最高的產量。而倘若要蔬果在擁擠的環境中長得茂盛,唯一的方法就是農藥和化肥,那人類要吸收的到底是植物中的礦物質,還是這些人工添加物呢?」
她想起去德國參訪有機農場時,農場主人熱情地帶她去看「堆肥」。「天啊,超臭,但是那是他養大作物的寶貝!」肥沃鬆軟的黑土,輕輕挖開就看見一條大蚯蚓正 蠕動著,土是活的!為了讓土壤自成一個完整的生態,所有的肥料都源於自家農場,不用外來的東西替代;自家牛隻的糞便、周邊樹叢掉落的葉子、雜草、昆 蟲……,自成一個會開花的宇宙。
反觀台灣,長期使用農藥的土壤,再也找不到蚯蚓;過度酸化,就再也不能滋養萬物,人又怎麼在此安身立命?「總要開始改變,從關心吃的食物做起,學著尊重大自然,然後你會心甘情願地付給農民多一些錢,只為感謝他們培育出充滿生機的食物。」她肯定地說。

創作者介紹

世界不停的轉動~轉啊轉啊轉 轉到頭昏昏眼花花

charli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