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7年,英國小說家喬治‧艾略特(George Eliot,她與狄更斯齊名)寫道:“動物是多好的夥伴啊!它們從不提要求,更不會批評我們。”因此,對於動物有可能在疾病治療中提供幫助,我們絲毫不感到驚訝。不管是作為寵物還是“治療者”,動物對我們的心理或生理健康有好處嗎?

很多人都喜歡動物,據 美國寵物產品製造商協會統計,大約63%的美國家庭養了至少一隻寵物。某些研究(但並非所有)認為,飼養寵物的人生活更快樂。另外,美國馬裏蘭護理學院的 埃麗卡‧弗裏德曼(Erika Friedmann)及同事證明,在心臟病患者中,養寵物的人生存期要比其他人長一年。

這類研究很有趣,也可能很重要,但很難得到解釋。因為除了養寵物與否,人與人之間還存在著很多差異,而且其影響也無法測量。例如,養寵物的人之所以相對不易患心臟病,有可能是因為他們善於心理調節,也可能是因為飲食更健康,負面情緒較少。

釋放壓力

為了闡明寵物和人類健康的潛在關係,研究人員必須開展試驗,隨機指定一些人在實驗室或家裏飼養寵物,另一些人則不養。

紐約州立大學布法羅分 校的心理學家卡倫‧ 艾倫(Karen Allen)和加利福尼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的詹姆斯‧布拉什科維奇(James Blascovich)等人證明,在高難度心算之類讓人感覺到壓力的任務中,有寵物相伴能有效預防參與者血壓升高。相反,朋友相伴卻起不到這種作用。艾倫 的工作還顯示,對於那些壓力巨大、患有高血壓的股票經紀人來說,測試結束時,隨機分到一隻寵物狗或貓的人,血壓比其他人血壓要低。這些研究表明,寵物可以 降低血壓,緩解壓力,但還無法解釋原因。他們也不清楚,幸運符或可愛洋娃娃之類其他刺激手段是否能夠起到類似的效果。

很少有人懷疑寵物可以 給人安慰,尤其在緊張和孤獨的時候。但動物輔助療法(animal-assisted therapy,AAT)的實際功效還存在爭議。動物輔助療法是指使用動物本身作為治療手段,或者作為現有療法(比如心理療法)的補充。馬、狗、貓、兔、 鳥、魚、豚鼠,以及最廣為人知的海豚都可用於動物輔助療法--多得簡直可以組成一個動物園。目前,動物輔助療法已經應用於多種心理問題,包括精神分裂症、 抑郁症、焦慮症、進食障礙、注意缺陷多動障礙、自閉症以及多種發育障礙等等。

20世紀60年代,由 於美國葉史瓦大學(Yeshiva University)的心理學家鮑裏斯‧萊溫松(Boris Levinson)的大力推廣,動物輔助療法的應用似乎已經相當普遍。俄克拉荷馬州立大學的心理學家蘇珊‧S‧賴斯(Susan S. Rice)及同事在1973年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美國心理學會(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21%的心理醫師都有讓動物參與治療的經歷。但我們尚不清楚35年來,該比例是否有變化。

動物輔助療法有用嗎?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必須區分動物的兩種不同用途:娛樂放松和心理治療。人們養寵物有時純屬消遣,是為了身心愉悅。沒人有會懷疑友善的動物可以起到這個 作用,因為人們在與動物交流時會覺得很開心。不過,為了證實動物輔助療法有效,研究者還得證明動物可以對人的精神健康持續作用,而不隻是短暫改變,比如愉 悅、放松或興奮。


目前,科學家對海豚 輔助療法(dolphinassisted therapy,DAT)的研究最為深入,該療法主要用於患有自閉症或其他發育障礙的兒童。除美國(主要是佛羅裏達和夏威夷)之外,墨西哥、以色列、俄羅 斯、日本、中國以及巴哈馬群島等國家也在應用海豚輔助療法。在該療程中,孩子們與馴服的海豚在水中互動,並完成套圈等基本任務。在許多病例中,海豚看上去 “強化刺激”了孩子的行動。很多網站宣稱這種療法非常有效,甚至有人斷言,相對於傳統療法(包括藥療和治療),“海豚輔助療法已經在此醫療領域展示了非凡 療效,這是醫學的突破”。但數據支持這種論調嗎?



在許多病例中,研究人 員僅僅證明,通過某些心理測試,接受海豚輔助療法的兒童取得了進步,而其他孩子則沒有。但是,這些進步可能隻是隨時間的推移而自然產生的現象,他們的研究 無法排除這種可能性。在一些他們報道的病例中,某些進步可能隻是短期情緒效果,而不是持續性的。最後一點,觀測到的效果是否可以由任何動物產生,或者通過 任意使人高度愉悅的刺激因素達成,研究人員也無法給出確切的答案。



毫無疑問,許多動物是我們珍貴的夥伴,它們可以提供社交支持,也能在一定時間內讓我們情緒更佳。寵物有可能對抑郁的人或被嚴重忽視的兒童有特殊幫助--在這些人中,孤獨和缺乏交流非常普遍。但對這些可能性,我們還必須做進一步的研究。

創作者介紹

世界不停的轉動~轉啊轉啊轉 轉到頭昏昏眼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