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盛園」的神祕力量


黃盛璘的園藝治療故事

山谷的風靜靜吹來,草叢裡的黑影又似一陣風地穿梭,而我們不需要太多言語,卻已是笑開懷……!

文/楊雅亭 攝影/黃念謹

雲層很厚,雨未落下,當我們還在屋裡很努力地把兩腳塞進雨鞋裡,園藝治療師黃盛璘早已整裝完畢,她穿好了雨鞋,一手拿著竹籃,一手拿起廚餘桶,活脫地像位農婦,她大口深呼吸開心地說:「這幾天終於可以好好地住在山上了!」

「這裡是不是跟想像的不同呢?」黃盛璘笑著問我們。「嗯~」我們用力地點點頭!想起某個出版界友人形容三峽山上的「草盛園」就像藏在山裡的「神祕聚落」, 乍聽之下還真令人興奮!於是到訪前種種神祕情節的想像早在腦袋裡跑了一圈,也許會看見一大片的花海,也許還藏著栽種各種奇珍異草的大溫室,也許精靈們還會 冷不防地現身咧,當初我們是這麼想像著……。

但放眼看去卻是一大片怒放的草叢,我們的視覺想像開始被顛覆了;而環顧這個用鐵皮搭成的臨時屋(因為草盛園的石子屋正在興建中),我們卻感受到比想像更美 好的真實觸動,幾株綠苗圃胡亂站立屋外,屋內僅有幾個簡單擺設,長凳子、電視機、泡老人茶的木桌椅,以及一排排陳年酒甕……,古早的氣味、時間的殘影,說 明了生活其實可以很簡單,我們也彷彿重回記憶的外婆家……。

《定位》
治療師有兩類,一種是專長分析個案的生命困境的治療師。另一種是幫助個案尋找適合的素材,把治療工作交給素材的治療師。

氣味是記憶的迴旋通道。想起幾天前跟黃盛璘約在咖啡館聽她閒話從老編輯跨界到園藝治療師的心境轉折故事。「感官牽引很多遺忘的記憶,就像打開一個又一個神 祕的抽屜……。」黃盛璘形容這兩年的工作經驗好像無意間打開一個大鐵蓋,仔細瞧瞧發現好多沉睡的種籽,金色陽光灑落了,她像一位園丁靜靜地看顧不同族群的 種籽……。

在陪伴失智症老人時她聽見好多氣味的故事,有一個老先生在進行園藝治療的活動中說:「我想起來了!小時候爸爸就是泡這種茶給我喝!」眼角爬滿皺紋的老人 家,像個孩子開心地喝起薄荷茶,回憶於眼波閃耀。還有一位當過助產士的老婆婆在喝完藥草後,恍然大悟說,原來她就是用這個藥草照顧過好幾個發燒的小嬰兒。 「是魚腥草!」婆婆暢快地說出藥草名……。

聽黃盛璘說故事很舒服,你會感覺到一種截然不同於「科班」心理治療師的敘事方式,沒有太多理論的分析,或是武斷的自我詮釋,只是清清淡淡說完一個又一個故 事,但微妙的感受卻伏流心底。然而這種治療取向卻曾經讓她不安,剛取得園藝治療師執照的她對於接手治療工作總覺得不夠踏實,她笑著形容說,這是她的金牛座 特質在作祟,她最怕沒有明確的方向,就像牛踩不到土地的慌恐。後來一位精神科醫師朋友跟她說,治療師有兩類,一種是專長分析個案的生命困境的治療師。另一 種是幫助個案尋找適合的素材,把治療工作交給素材的治療師。黃盛璘才豁然明白自己的目標是後者,「園藝治療師只是植物與個案的橋樑,透過有趣的教案把植物 的力量送進個案的生活。」於是黃盛璘不斷鑽研台灣特有的植物特性,並涉獵中醫,將醫食同源的養生觀念,及本土的青草藥處方放進園藝治療中,另外也將國外學 得「樸門農藝」的環保概念,實驗在本是荒地的草盛園,讓樸門農藝與園藝治療相結合。

「如果我繼續從事依然熱愛的編輯工作,到最後肯定會變成一個頭腦很大、很大的人。」黃盛璘舉起雙手誇張地在腦袋瓜比畫半天,慶幸自己有勇氣中年逐夢,心靈 得到另一層次的解放。「現在我會專心發展從前被壓抑的『感性』區塊。我發現原來我有這樣的潛能,人到了中年還有許多發展空間!」黃盛璘分析自己性格的大轉 彎,從昔日編輯專長的「理性」思維,到現在治療師的用「心」思維。

從小自我意識很強的她深信意志力能克服一切,老愛逆風而行,而熱愛的編輯工作也證實這般信念的可行性,愈是困難的事她就愈想去挑戰,結果弄得自己好疲憊。 但成為治療師之後卻發現事實並非如此,「因為你的意志力對對方一點幫助都沒有,你必須完全站在對方的立場為人著想,把自我削減到最低,再為對方設計專屬的 教案及挑選最適合的植物。」寧聽內心的風聲,順著對方的風向,一起順風而行。

而黃盛璘很喜歡自己的轉變,因為她看見了除了「自己」之外更寬闊的世界……。

《力量》
我相信老祖宗能跟植物溝通,只是我們喪失了這樣的能力。

我們終於套上雨鞋了,隨著黃盛璘步伐一起探訪「神祕聚落」。黃盛璘指著眼前一大片怒放的草叢說,這片谷地就是草盛園,而最靠近屋舍的平地計畫要設計為療癒 花園。我們發現樹齡都還很小,但是如果蹲下來仔細觀察這一大片草叢,會發現許多好玩的玄機,原來黃盛璘以碎紅磚或小石頭為標記,每個區塊都種植了多種植 物,有長滿紅果實的高個子李子樹,中個子的玉米、到手香,矮個子的薄荷葉以及魚腥草,還有更多我們覺得熟悉卻喊不出名字的植物……。

黃盛璘解釋說,這是根據「樸門農藝」的原則來種樹,選擇本土而實用的植物,以創造出自然平衡的生態,如,果樹、藥草、蔬菜等等,所以每個區塊都像是一座小 森林,有樹冠層、灌木層還有地被層,讓植物充分利用每一個空間。雖然有人建議何不固定區塊種植相同植物,以符合傳統的視覺美感,但她搖頭說,何不順應大自 然的法則讓植物野放呢?她相信不同的植物群相會形成相互支持的生態體系,事實也證明如此。

植物與人也會形成美好的支持力量,黃盛璘的友人因親人憂鬱症自殺而自責不已,從人群中隱退……。一天黃盛璘興起一念傳則簡訊問朋友:「想不想到草盛園?」 她驚喜朋友答應了,路途中她只是安靜地陪伴不斷哭泣的朋友。那天是播種的好節日,黃盛璘告訴朋友除草、播種的方法後便離開,而朋友種植完一包種籽又繼續接 手另一包播種著……。直到夕陽落下,該下山了,朋友頓時對著黃盛璘說:「盛璘,我好像可以走出來了。」事後兩人都覺得很不可思議,大自然似乎以其獨有的方 式與人對話,播種的瞬間似乎也把新的希望植入心田。

「我相信植物是可以溝通的。」這是黃盛璘的治療信念。最近在閱讀《本草綱目》她更是深刻感覺到,「天啊!黃帝怎麼知道藥草要如此配置啊,會不會老祖宗其實具備與植物溝通的能力,只是我們遺忘了呢!」黃盛璘由衷企盼能找回人類遺忘已久的植物語言。

聊到這她突然大笑地與我們分享一段有趣故事,有一位從事另類治療的朋友在打坐時覺得眼前有黑影在晃動,他偷偷張開眼睛竟發現是身邊的植物在跟他招手,剛開始他不太相信,於是用很認真的口氣對植物說:「如果你要證明你會動,你現在就動。」果不其然植物開始手足舞蹈!

「我們對植物的瞭解很少,只是把它當成一種物品或是食物,而忘了它也是一種生命。」植物從發芽、長葉、開花到結果,凋零後又留下種籽,都是植物用自己的方式在訴說生命的歷程。

《未來》
讓園藝治療不僅是一個課程的學習,而是創造一個綠的環境,讓「綠」來照顧人。

生命的氣息在谷地裡迴旋再迴旋,小徑的野地杜鵑豔紅綻放,野白合的綠枝節努力地拔天長高……,明年會開花吧,我們想。我們爬上快要完成的石子屋頂樓與黃盛璘一起夢想未來。

「我很喜歡看個體微妙的轉變,雖然具體來說好像很微不足道。」黃盛璘想起帶領資源班孩子的一段經驗,孩子從剛開始很抗拒進入「會流口水」的菜圃,到雷雨過 後開心地到菜圃採收植物……。而未來黃盛璘更希望推廣「Green Care」(綠色關懷)概念,讓園藝治療不僅僅是一個課程的學習,而是創造一個綠的環境,讓「綠」來照顧人。

「我跟朋友約定好,大家至少要健康快樂地再活十年,到時候的草盛園一定會美好。」黃盛璘笑得好燦爛,看著眼前這位到了知天命之年的女人,我突然有一種奇妙的感覺,也許生命的衰微並沒那麼可怕,就像落葉歸根其實是滋長另一種生命的美……。

黑狗春捲在草叢裡奔跑,牠機警地四處張望後,興奮地翻動泥土埋藏嘴裡的寶藏……。但這個大祕密卻被站在四層樓高的我們看得一清二楚。「春捲這次又叼了什麼 啊?」黃盛璘瞇起眼笑問著……。山谷的風靜靜吹來,草叢裡的黑影又似一陣風地穿梭,而我們不需要太多言語,卻已是笑開懷……。啊哈~我懂啦,這就是神祕聚 落的終極秘密!
創作者介紹

世界不停的轉動~轉啊轉啊轉 轉到頭昏昏眼花花

charli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